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府信息 / 政府文件 / 甘办发

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的通知

2021年05月18日21 09:00 来源:州政府办公室 字体:【 【打印文本】 分享到:

甘办发〔2021〕8号

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关于印发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的通知

各县(市)人民政府,州级各部门,省属行政企事业单位,州属企事业单位:

《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已经州政府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组织实施。

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2021年3月1日

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

标本兼治总体方案

目  录

第一章  编制方针、背景及依据 7

第一节  编制方针 7

第二节  编制背景 8

第三节  编制依据 9

第二章  现状与问题 17

第一节  基本情况 17

第二节  防灭火现状 33

第三节  森林草原火灾风险分析 39

第四节  存在的主要问题 51

第三章  总体思路 56

第一节  指导思想 56

第二节  基本原则 56

第三节  治理思路 58

第四节  治理范围与期限 60

第五节  治理目标 60

第四章  火灾预防体系建设 63

第一节  深化思想认识,落实相关责任 63

第二节  全面排查隐患,健全预防体系 65

第三节  加强科技信息,构建支撑体系 70

第四节  着力群防群治,加大宣传教育 73

第五章  火灾扑救体系建设 76

第一节  树立正确理念,保障生命安全 76

第二节  强化底线思维,提高指挥能力 76

第三节  加强队伍建设,提升扑救能力 81

第六章  长效保障体系建设 86

第一节  加强治理体系建设 86

第二节  强化经费和人员保障 87

第三节  完善风险治理制度 88

第四节  创新培训演练机制 89

第五节  完善依法治火保障 90

第七章  重点工程与投资测算 92

第一节  重点工程 92

第二节  投资测算 93

第三节  资金筹措 95

第八章  保障措施 97

第一节  组织保障 97

第二节  政策保障 98

第三节  资金保障 99

第四节  科技保障 100

附表:

附表1: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基本情况统计表

附表2-1:甘孜州2011~2019年森林火灾发生情况统计表

附表2-2:甘孜州2016~2019年草原火灾发生情况统计表

附表3: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火综合能力建设现状统计表

附表4: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重点建设项目分析统计表

附表5-1: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近期(2020-2021年)项目投资任务表

附表5-2: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远期(2022-2025年)建设项目需求表

附图:

附图1: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位置示意图

附图2: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森林草原分布图

附图3: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针叶林资源分布图

附图4: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草原分布图

附图5: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松属资源分布图

附图6: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易燃树种资源分布图

附图7: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交通水系图

附图8: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近十年火灾发生情况分析图

附图9: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森林火险等级县级行政区划图

附图10: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森林防火建设分区图

附图11: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草原防火建设分区图

附图12: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森林消防专业队伍及地方专业队伍布局图

附图13: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防灭火近期主要建设项目布局图

附图14: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防灭火远期主要建设项目布局图


第一章  编制方针、背景及依据

第一节  编制方针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总结人类文明发展规律,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森林草原防火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安全保障,是森林草原资源保护的首要任务,是防灾减灾救灾的重要内容,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和森林草原资源安全,事关“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安全,事关国土生态安全,森林草原防火责任重于泰山。

标本兼治、远近结合,是新时期做好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森林草原防灭火新路子的必然选择。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防灾减灾救灾重要论述和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以及国务院四川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督导组工作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完善管理体制、健全指挥机制、压实各方责任、加强队伍和基础设施建设,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全面提升森林草原火灾综合防控能力和扑救水平。

第二节  编制背景

2020年3月30日,凉山州西昌市突发森林火灾,因瞬间风向突变、风力陡增,扑火人员避让不及,造成18名扑火人员和1名向导牺牲、3名扑火队员重伤和部分房屋烧毁,与2019年3月30日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特大森林火灾相隔一年后,再次发生扑救森林火灾中造成人员重大伤亡,令人痛心,反响强烈,教训极其深刻。火灾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同志先后作出重要批示。

为了深刻吸取木里“3.30”、西昌“3.30”森林火灾惨痛教训,做到举一反三、标本兼治,抓实抓细安全防范各项工作,严格落实责任措施,完善工作体制机制,坚决遏制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事故发生,始终坚持“生命至上、安全第一”原则,切实把人民群众和扑火救援人员生命安全放在首位。2020年5月,甘孜州委、州政府成立了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设立了思想认识提升、体制机制和党政责任落实、火灾风险隐患、违规野外用火和火案查处、林牧区输配电设施火灾隐患、地方专业扑火队建设、防灭火基础设施建设、防灭火道路与航空灭火设施建设、扑火指挥与安全、宣传教育等10个专项整治工作组,对照任务分工承担反馈问题整改的主体责任,在制定实施的专项整治方案中,将反馈问题整改一并落实到位。坚决落实国务院督导组赴甘孜州督导整改要求,深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森林草原就是保护国家生态安全的思想认识,全面落实《森林防火条例》和《草原防火条例》,坚决抓好专项整治各项工作,切实提高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综合防控水平和扑火安全红线意识。在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领导下,结合10个专项整治工作组完成的10个具体实施方案的初步成果,立足自身实际,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结果导向,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织编制了《四川省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2020~2025年)》。

在全面分析全州森林草原火灾风险区划的基础上,根据不同区域的林情、社情和火情,有针对性地制定防控对策,科学决策,精准施策,提出了今后一个时期(2020~2025年)全州森林草原火灾的治理思路、治理目标、治理措施,并构建了森林草原火灾防控的长效机制,实现标本兼治,切实加强全州森林草原火灾的应急管理能力。

第三节  编制依据

一、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主席令〔2007〕69号);

(2)《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主席令〔2018〕6号);

(3)《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2019年修订);

(4)《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2013年修订);

(5)《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2014年修正);

(6)《森林防火条例》(国务院令〔2008〕541号);

(7)《草原防火条例》(国务院令〔2008〕542号);

(8)《自然灾害救助条例》(国务院令〔2010〕577号);

(9)《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国办发〔2013〕101号);

(10)《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2016年修订);

(11)《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实施办法》(2005年修订);

(12)《四川省森林防火条例》(No:SC122561);

二、标准及规程规范

(1)《安全防范工程技术标准》(GB50348-2018);

(2)《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系统信息传输、交换、控制技术要求》(GB/T28181-2016);

(3)《视频安防监控系统工程设计规范》(GB 50395-2016);

(4)《无线通信室内覆盖系统工程技术标准》(GB/T 51292-2018);

(5)《基于不同技术的应急视讯会议系统互通技术要求》(GB/T21641-2008);

(6)《国内卫星通信系统进网技术要求》(GB/T 12364-2007);

(7)《卫星导航定位坐标系统》(GB/T30288-2013);

(8)《全国森林火险天气等级》(LY/T 1172-95);

(9)《林区公路工程技术标准》(LY5104-98);

(10)《森林防火工程技术标准》(LYJ127-2012);

(11)《林业信息化网络系统建设规范》(LY/T 2172-2013);

(12)《森林火险区综合治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北京,2013);

(13)《森林消防专业队伍建设和管理规范》(LY/T 2246-2014);

(14)《森林航空消防工程建设标准》(LY/T 5006-2014);

(15)《林火阻隔系统建设标准》(LY/T 5007-2014);

(16)《森林消防专业队伍建设标准》(LY/T 5009-2014);

(17)《森林防火视频监控系统技术规范》(LY/T 2581-2016);

(18)《森林火情瞭望监测设施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北京,2017);

(19)《森林防火物资储备库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北京,2017);

(20)《森林防火瞭望台瞭望观测技术规程》(LY/T 1765-2008);

(21)《综合智能网技术要求》(YD/T 1429-2003);

(22)《通信工程建设环境保护技术暂行规定》(YD 5039-2009);

(23)《森林防火数字超短波通信系统技术规范》(LY/T 2664-2016);

(24)《森林火险因子采集站建设及采集技术规范》(LY/T 2665-2016);

(25)《森林防火安全标志及设置要求》(LY/T 2662-2016);

(26)《森林防火VSAT卫星通信系统建设技术规范》(LY/T 2584-2016);

(27)《森林防火地理信息系统技术要求》(LY/T 2663-2016);

(28)《森林防火视频监控图像联网技术规范》(LY/T 2582-2016);

(29)《森林防火通信车通用技术要求》(LY/T 2580-2016);

(30)《森林火险监测站技术规范》(LY/T 2579-2016);

(31)《全国森林火险区划等级》(LY/T 1063-2008);

(32)《森林草原火险预报感知数据采集规范》《林区雷电感知数据采集规范》《应急管理卫星通信系统建设规范》《气象感知数据交换规范》《灾害事故现场音视频装备采集和传输技术规范》《应急指挥信息化与通信保障能力建设规范》(应急科信办〔2019〕3号);

(33)《四川省县级森林防火综合能力建设规范(试行)》(川森防指〔2013〕26号)。

三、政策性文件

(1)《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基层应急队伍建设的意见》(国办发〔2009〕59号);

(2)《2006-202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中办发〔2006〕11号);

(3)《国家综合防灾减灾规划(2016-2020年)》(国办发〔2016〕104号);

(4)《应急管理部关于加快编制地方应急管理信息化发展规划的通知》(应急函〔2018〕272号);

(5)《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国家减灾委办公室应急管理部关于加强应急基础信息管理的通知》(应委办〔2019〕8号);

(6)《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川委厅〔2020〕17号);

(7)《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近期专项整治有关工作的通知》;

(8)《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有关工作的紧急通知》;

(9)《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川森整办〔2020〕9号);

(10)《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抓紧推进当前专项整治重点工作的通知》(川森整办〔2020〕23号);

(11)《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制定全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方案有关事宜的函》;

(12)《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办公室关于成立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方案起草专班的通知》(川林办〔2020〕36号);

(13)《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省委书记彭清华、国务院督导组常务副组长戴建国在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讲话的通知》(川森整〔2020〕5号);

(14)《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省委书记彭清华、国务院督导组常务副组长付建华在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推进会议上讲话的通知》(川森整〔2020〕6号)。

四、其他相关资料

(1)《国务院督导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方案》;

(2)《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推进方案》;

(3)《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实施方案》;

(4)《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

(5)《四川省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

(6)《四川省应急能力提升行动计划(2019-2021年)》;

(7)《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2020-2025年)》

(8)《甘孜州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9)《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工作规则》(甘森草防指〔2019〕31号);

(10)《关于成立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甘委办字〔2020〕13号);

(11)《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甘委办〔2020〕32号);

(12)2018年度甘孜藏族自治州林业资源监测报告;

(13)其他与总体方案相关的资料。

第二章  现状与问题

第一节  基本情况

一、自然条件

(一)地理位置

甘孜藏族自治州(简称甘孜州)位于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东南缘,地处北纬27°58′~34°20′、东经97°22′~102°29′之间,东连四川阿坝雅安,南与四川凉山、云南迪庆交界,西隔金沙江与西藏昌都相望,北与四川阿坝、青海玉树果洛相邻,南北长约663公里,东西宽约490公里。全州总面积15.3万平方千米,占全省总面积的31.76%。

(二)地形地貌

甘孜州境内地形在全国地势上属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之间的过渡地带,北部为川西北丘状高原,南部系横断山脉的高山峡(深)谷区,东部邻近四川盆地西部山地,具有地势高亢、北高南低、中部突起、东南缘深切、山川平行相间、现代冰川发育、地域差异显著等特征。全州地貌形态在离干流最远的地方显示高原、丘状高原面貌,干流流经之处形成高山峡谷,在两者之间为过渡性地貌山原。

甘孜州境内主要为横断山系,有沙鲁里山大雪山两大山脉,其中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山有5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200余座,山地面积达到12万平方千米,占全州总面积的78.4%。沙鲁里山山脉位于州内西部,为金沙江与雅砻江的分水岭,山岭绵延500余公里,山脊海拔多为5500米以上,其中德格雀儿山海拔6168米、理塘格聂山海拔6204米(为州内第2高峰)。大雪山脉位于州内东部,为雅砻江与大渡河的分水岭,山岭绵延300余公里,山脊海拔多为5000米左右,其中贡嘎山主峰海拔7556米。

(三)气候

甘孜州气候主要属青藏高原气候,随高差呈明显的垂直分布姿态,其特点是气温低、冬季长、降水少,日照足。甘孜州所处地理纬度属于亚热带气候区,但由于地势强烈抬升,地形复杂,深处内陆,绝大部分区域已失去亚热带气候特征,形成大陆性高原山地型季风气候,复杂多样,地域差异显著。南北跨6个纬度,随着纬度的自南向北增加,气温逐渐降低,在6个纬距范围内,年均气温相差达17℃以上。全州平均气温为0.6℃~16.3℃,与近30年同期平均气温相比较,泸定、雅江、乡城正常,其余各县偏高0.6℃~1.8℃。年总降水量为417.8~935.8毫米。

(四)水文

甘孜州境内河流主要源于巴颜喀拉山原面各山、丘、谷之间,主要河流有金沙江、雅砻江和大渡河3大河流,两江一河自西向东,南北向平行排列,支流甚多。金沙江干流长650余公里,年径流量约172亿立方米,流域面积约4万平方千米,流经石渠、德格、白玉、巴塘、得荣等县进入云南;雅砻江干流长850余里,年径流量约316.2亿立方米,流域面积约9万平方千米,流经石渠、甘孜、新龙、理塘、雅江、康定、九龙等市县进入四川凉山;大渡河流长239.2余公里,年径流量约153.8亿立方米,流域面积约2万平方千米,流经色达、丹巴、康定、泸定等市县进入四川雅安。境内还拥有高山、极高山天然湖泊2471个,冰川200多条,水域面积200平方千米。

(五)森林草原资源

①林地类型

甘孜州现有林地6620722.81公顷,其中有林地2806487.47公顷,占林地面积的42.40%;疏林地39076.71公顷,占0.59%;灌木林地3701296.08公顷(其中特别灌木林地2503237.28公顷),占55.90%;未成林地16629.17公顷,占0.25%;苗圃地192.40公顷;无立木林地21511.94公顷,占0.32%;宜林地35521.46公顷,占0.54%;林业辅助生产用地7.58公顷。林地结构详见图2-2。

②林地及林木资源

甘孜州森林5309724.75公顷,区域森林覆盖率34.68%。甘孜州现有活立木总蓄积49913.01万立方米,其中森林蓄积为48301.80万立方米。分布情况详见图2-3。

③优势树种

乔木林中优势树种(组)总面积2615305.45公顷,占全州乔木林总面积的93.18%,其中针叶林树种面积2201185.81公顷,占78.42%;按蓄积优势树种(组)总蓄积47231.36万立方米,占全州乔木林总蓄积的97.78%。详见表2-1及图2-4。

表2-1           乔木林中优势树种(组)统计表

优势树种组

面积(公顷)

占全州比例(%)

优势树种组

蓄积量

(万立方米)

占全州比例(%)

冷杉

753157.28

26.84

冷杉

19170.96

39.69

云杉

786835.1

28.03

云杉

16962.61

35.12

高山松

383465.61

13.66

高山松

3891.79

8.06

高山栎

254421.29

9.07

高山栎

3266.66

6.76

落叶松

164826.33

5.87

落叶松

2005.68

4.15

桦木

159698.35

5.69

桦木

860.13

1.78

园柏

58474.91

2.08

铁杉

832.35

1.72

高山柏

54426.58

1.94

园柏

241.18

0.5

合计

2615305.45

93.18

47231.36

97.78

④草原资源

甘孜州共有天然草原面积944.87万公顷,占全省46.5%,草原综合植被盖度为83.87%,植被类型主要有干旱河谷灌木草丛草地、山地疏林草丛草地、山地草甸草地等,是川西北牧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详见图2-5。

二、社会经济条件

(一)行政区划及人口

甘孜州辖康定1个县级市,泸定、丹巴等17个县,325个乡(镇),2679个行政村。据甘孜州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全州年末常住人口119.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0.3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39.48万人,乡村常住人口80.42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32.94%,比上年末提高1.28个百分点。

甘孜州境内有藏族、彝族、羌族、苗族、回族、蒙古族等25个民族,总人口90万人。其中,藏族占78.4%。各族群众以大范围聚居小范围杂居形式分布于全州。

(二)国民经济

2019年全州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388.46亿元,增长6.5%。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66.52亿元,增长2.9%,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9%;第二产业增加值89.02亿元,增长13.1%,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0.8%;第三产业增加值232.92亿元,增长4.8%,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0.3%。人均GDP达到32440元,比上年增长5.9%。三次产业比重为17.1:22.9:60。

(三)交通与通信

2019年全州年末公路通车里程达到34263公里。其中,国道3417公里,省道2278公里,县道566公里,乡道3639公里,专用道952公里,村道23411公里。营运车辆客运量769.0万人,同比增长1.6%;客运周转量154454.56万人公里,同比增长0.04%;货运量1202.59万吨,同比增长12.3%;货运周转量242046.3万吨公里,同比增长8.1%。

2019年完成电信业务总量7.01亿元,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14.27万户,移动电话年末用户64.46万户,固定电话年末用户11.81万户。

三、火险区划

(一)森林火险区划等级

按照《全国森林火险区划等级》(LY/T 1063-2008)划分,甘孜州共有16个Ⅰ级火险单位(康定市、泸定县、丹巴县、九龙县、道孚县、雅江县、炉霍县、新龙县、白玉县、德格县、石渠县、理塘县、巴塘县、乡城县、稻城县和得荣县),2个Ⅱ级火险单位(甘孜县和色达县)。详见图2-6。

(二)森林火险分区

根据《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四川省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结合全州森林资源分布状况、森林火灾发生情况、森林火险等级和自然保护地等,将全州森林火险区划为森林火灾高危区和森林火灾高风险区2类。其中:森林火灾高危区12个县(市),包括康定市、泸定县、丹巴县、九龙县、雅江县、道孚县、新龙县、白玉县、理塘县、巴塘县、乡城县、稻城县;森林火灾高风险区6个县,包括炉霍县、甘孜县、德格县、石渠县、色达县、得荣县。详见图2-7。

(三)草原火险区级别划分

按照《农业部关于调整全国草原火险区级别的通知》(2017年12月)的划分,将全州草原火险区划分为极高、高、中等三个等级。极高火险区9个县(市),包括石渠县、色达县、理塘县、德格县、白玉县、道孚县、甘孜县、康定市、雅江县;高火险区4个县,包括炉霍县、新龙县、稻城县、九龙县;中火险区5个县,包括巴塘县、乡城县、得荣县、丹巴县、泸定县。详见图2-8。

第二节  防灭火现状

一、防灭火管理机构与人员

根据《森林防火条例》《四川省森林防火条例》要求,全州各县(市)成立了规范的森林草原防灭火机构。目前,甘孜州设有州级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1个,县级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18个。州、县(市)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在同级应急委领导下,负责贯彻落实州委、州政府关于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州林草局,负责指挥部日常工作,共有防灭火工作人员119人。

二、地方扑火力量

全州有18支森林草原专业防灭火队伍,共计1699人,是森林草原火灾扑救的中坚力量。另有半专业扑火队伍51488人,生态护林(草)员21872人。

三、资源设施

(一)灭火直升机及机场

自建直升机起降场1个,位于道孚县境内。

(二)指挥及监测系统及设备

预警监测体系已经建成森林防火视频监控系统21套、瞭望塔(台)34座、巡护网格8031个。信息指挥系统已经建成防火指挥中心19个。通讯指挥系统已经购置卫星电话60部,对讲机1127台,望远镜36部。

(三)防灭火基础设施

全州现有森林防火通道3262公里,专业队伍营房面积17354.4平方米,训练场面积12845平方米,取水点14处,固定防火检查站388个,煨桑点2422个,林区防火蓄水池35个,防火专用车86辆(其中运兵车55辆、运输车12辆、水罐车19辆),无人机14台。

(四)扑火装备

全州已经购置个人防护装备1837套,风力(水)灭火机382台,水泵334台,油锯326台,二号工具9768把,帐篷168套,睡袋1505个。

四、森林草原火灾发生情况

据统计,2011~2019年期间,全州共发生森林火灾110起,无人员伤亡。其中一般火灾61起、较大火灾46起、重大火灾3起(全部位于雅江县),火场总面积5623公顷,受害森林面积2936.23公顷(其中原始林2848.83公顷、人工林87.40公顷),累计出动扑火飞机46架(次),扑火车辆4396台(次),扑火用工153520个工日,扑火经费2739.01万元。

表2-2      甘孜州2011~2019年森林火灾发生情况表

 单位

森林火灾次数

受害森林面积         (公顷)

一般火灾

较大火灾

重大火灾

特大火灾

全州

110

61

46

3

2936.23

康定

20

13

7

242.40

泸定

17

12

5

26.00

丹巴

2

2

5.50

九龙

11

4

7

43.00

雅江

21

9

9

3

2374.87

道孚

2

1

1

6.80

炉霍

3

3

12.80

甘孜

1

1

0.60

新龙

1

1

0.20

德格

2

1

1

12.20

白玉

4

2

2

7.20

石渠

1

1

4.00

色达

1

1

20.00

理塘

4

3

1

5.70

巴塘

10

8

2

98.80

乡城

6

4

2

51.50

稻城

2

1

1

10.00

德荣

2

1

1

14.66

2016~2019年期间,全州共发生草原火情、火灾34起(其中草原火情20起、一般火灾14起),未发生重大、特大火灾,火场总面积680.8公顷。累计出动扑火车辆680台(次),扑火用工13000个工日,扑火经费231.94万元。

森林草原火灾发生次数分县统计详见图2-9及2-10。

图2-9 甘孜州森林草原火灾发生次数分布图

五、森林草原防灭火培训及驻训

各级(市、县、镇)每年进入防火期前开展1-2
次森林草原防灭火培训。州林草局组织辖区内各县(市)林草局分管局长(专职指挥长)、防火办(股室负责人开展防灭火技能知识培训,邀请省内和本市(州)防火专家、工作能手进行培训,培训内容结合各地实际需要制定。县(市)林草部门每年邀请州防火专家、森林消防专家和当地的防火工作能手,组织各乡(镇)分管和具体从事防灭火工作人员、护林护草员、地方专业队伍开展防灭火技能知识等方面的培训。乡(镇)一级则对辖区内各村委会、护林护草员、半专业(义务)扑火队进行培训,并适时组织演练。

地方专业防灭火队伍18支,大多数队伍为防火期驻训队伍,少数队伍为全年驻训队伍,队员主要来自当地群众,以曾参加过森林草原火灾扑救的民兵等为主,年度队员变动率70%以上。防火期驻训补助每月约1500至3000元。森林草原防火期集中驻训,实行准军事化管理,统一食宿。驻训期间,执行《一生活制度》《每训练安排》和《驻训管理制度》等,常训练内容包括负重越野、跑步等体能训练和扑火装备使用维修等灭火课目训练,以及理论学习、应急演练、政治教育等。

第三节  森林草原火灾风险分析

一、自然因素

(一)气象因素

甘孜州主要属大陆性高原山地型季风气候,复杂多样,降水少,年总降水量仅417.8~935.8毫米。防火期降水量仅康定市在100~150毫米,新龙、巴塘、乡城、稻城及得荣五县降水量50~100毫米,其余12个县降水量在50毫米以下(图2-11)。湿度在40%以下的有巴塘、得荣两县,湿度在40~50%的有德格、甘孜、白玉、新龙、炉霍、丹巴、理塘、雅江、乡城、稻城十县,湿度在50~60%,的有石渠、色达、道孚四县,仅康定市湿度在60~70%,季节性干旱异常突出(图2-12)。甘孜、新龙、道孚及理塘四县防火期风速30~34.4米/秒,巴塘、乡城、稻城及得荣四县风速20~25米/秒,其余10个县(市)25~30米/秒(图2-13)。甘孜州近五年来森林火险气象天数平均为0~20天(图2-14)。干旱少雨,风速偏大,风向多变(图2-15),以及河谷深壑导致的焚风效应等不利的气象因素使得全州特别是防火季节林草易燃,给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带来隐患。

图2-11 甘孜州气象因素(降水量)分布图

图2-12 甘孜州气象因素(湿度)分布图

图2-13 甘孜州气象因素(风速)分布图(11月至次年4月)

2-14 甘孜州森林草原火险气象等级图

图2-15 康定风玫瑰图(2014至2019年11月-次年4月)

(二)可燃物载量因素

甘孜州森林主要集中分布在金沙江、雅砻江和大渡河边海拔较低的沟谷,林木连绵成片,一旦发生火灾,极易蔓延。乔木林中优势树种针叶林(冷杉、云杉、高山松、落叶松、高山柏、云南松等)分布广,面积220.12万公顷,占乔木林总面积的78.42%。针叶林均为可燃类树种,其油脂含量高、燃点低,一旦遭遇明火即快速燃烧,极易形成树冠火,扑救十分困难。此外,随着农村能源结构的改变,薪材使用减少,林下可燃物载量增多,大多数森林林下可燃物载量超过30吨/公顷(发生特大森林草原火灾的临界值),发生森林草原火灾的潜在威胁越来越大。针叶林分布见图2-16。

图2-16 甘孜州针叶林资源分布图

针叶林中易燃类树种2种(高山松、云南松),面积43.58万公顷,占针叶林树种的19.80%,主要分布于雅江、九龙、稻城、泸定等地,其油脂含量高、燃点低,易发生森林火灾。分布情况详见图2-17。

(三)地形地貌因素

甘孜州北部为川西北丘状高原,南部系横断山脉高山峡(深)谷区,地貌形态多样,山脉众多,河流深切,形成众多较封闭地貌,林区道路密度低,通行能力差,如新龙、理塘、乡城、稻城四县林区道路不到2米/公顷(图2-18),全州林区道路不到1米/公顷,距离国家森林防火2.5米/公顷的要求仍有差距,造成发生火灾时人员行动困难,机具到达火场难度大,火灾救援难以及时到位,以致小火变成大火,蔓延成灾。

二、人为因素

甘孜州地广人稀,林农、林牧交错,人口主要分布于低海拔河谷地带,沿道路呈点状聚集,群众生产生活用火频繁,给火源管控带来较大难度。此外,甘孜州为全国知名旅游景区富集区域,G317、G318作为连接大西北的交通要道,特别是G317、G318川藏特色旅游经济带区域流动人员众多,乱扔烟头、生活用火等行为使得火险管控难度大,潜在火源隐患多。详见图2-19。

近十多年来,由于国家基础建设力度加大,甘孜州道路网络有了较大改善和提高,由于无法避让,不少道路穿林而过,丢弃火种引发森林火灾隐患较大。而水电、通信建设,以及农村“村村通”的实施,输电网络翻山越岭穿越森林无法避免,遇极端风速、运行不畅、风摆导致电力线短路等,易引发森林火灾。

图2-19 甘孜州人口密度分布图

第四节  存在的主要问题

西昌“3.30”火灾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连发“四问”,指出根本是指导思想问题。甘孜州深刻反思,深入分析,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存在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思想认识、体制机制、责任落实、风险隐患、基础设施、队伍建设、宣传发动及火案侦办等方面。

一、思想认识待提高

“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树立不牢。当前,我国应急管理体制已经从单灾种应急管理转向综合化应急管理,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也将走向整体性治理的道路。但是一些防灭火人员未能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重要论述,没有在思想上牢固树立“森林草原防灭火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生态安全”和“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理念。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认识不到位,对森林草原火灾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对做好新时期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极端重要性认识不够,对重特大火灾易发的严峻现实认识不深,“以防为主”的意识在基层还未从根本上树立。在应对防灭火严峻形势、宣传教育、火源管控、隐患排查、防灭火队伍建设、加强群防群治等问题上缺乏深入思考,在解决民俗用火等难点问题上存在畏难情绪。

二、体制机制不顺畅

防灭火体制机制不顺,未完全适应当前新形势。现行森林草原防灭火体制机制改革未完全落实到位,管理模式还是线性的、单向的模式,没有协调好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综合化和专业化的关系。机构改革后,森林草原防灭火责任由林草、应急和森林消防三家共同承担,各部门的工作思路和路线还没有完全相互适应、主动对接,制度规则、信息共享、工作运行、统筹协调等机制不健全,尚未实现“上下基本对应”,无法满足森林草原防灭火综合化、专业化、一体化的需求。防灭火各阶段工作重点有机衔接、总体把握存在不足。阶段性的学习调研、梳理研究,整体推进、持续整改的工作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水平和层次仍有提升空间。

三、责任落实不到位

全州在分级负责、属地管理、部门协作、上下联动、区域联防等执行过程中,部分存在责任不明确、落实不到位、压力传导不畅、经营主体责任不清,源头管控和末端治理不力的问题。“防”与“救”的责任链条未做到无缝对接,存在脱节。部分地方还有防火期未严格执行24小时值班和领导带班制度,未在防火期重点卡口安排专人驻守等问题,基层执行不到位的现象时有发生,责任意识亟待提高。没有将森林草原火灾事件与个人和集体奖惩完全挂钩,缺乏行之有效的奖惩制度。

四、隐患排查不彻底

对林牧区可燃物、部分电力线路规划、设计、运行、管理等重大隐患和风险底数摸排不清、不深、不细、不全,化解风险不及时、不彻底。易燃物管理不到位,未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林缘林下易燃物载量。对农事、生产、旅游、生活、民俗用火管控、巡查和执法力度不足,野外用火审批管理不严。高火险时段未科学、规范发布禁火令、封山令并严格执行。有的下达森林草原火灾隐患整改通知书不及时,没有做到限期整改,及时消除隐患。对“痴、聋、呆、傻、哑、幼”六类人员及精神病患等重点群体有的地方管控责任未落实,管控措施不到位。

五、队伍建设保障不足

火场指挥不规范,部分现场指挥人员缺乏实战经验。森林消防国家队与地方专业、半专业队伍存在多头指挥、各自为战的问题。应急预案、应急处置办法缺乏针对性和操作性。全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任务繁重,虽建有森林草原专业防灭火大队18支共1699人,但防灭火队伍力量仍然不足。各县地方专业队伍普遍存在资金投入不足、建队标准不高、保障机制不全、扑火装备落后、专业人才缺乏、现有人员老化、未经专业培训等问题。

六、基础设施待完善

防灭火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够。专业扑火队营房、消防水池、防火检查站点建设滞后;停机坪1个,航空取水点14个,数量不足且分布不均,不能满足航空消防应急救援扑灭大火作业的需要。现有瞭望塔34个(现状可使用),防火检查卡点388个,林火视频监控系统21套,监测预报能力不足,森林草原防火野外视频监控系统覆盖率低,无人机巡护侦查等科技手段运用不足。仅有林区公路3262公里,林区路网密度仅0.6米/公里,移动基站建设不足,部分重点林牧区还有通行通信盲区,兵力调运、快速机动和紧急避险极大受限;无防火隔离带,导致发生火灾蔓延几率增大。

防灭火科技运用范围不广、防灭火信息化水平不高,科技手段落后,新技术新装备研究及配备欠缺,缺乏更为高效的预警、报告、调度方式。在防灭火及灾后大数据分析、地理信息技术应用、互联网防灭火体系建设、应急通信技术应用、全州防灭火预警体系建立方面有较大拓展空间。

七、宣传教育不扎实

森林草原火灾防灭火知识群众基础宣传教育不扎实,反面案例宣传教育不深刻,区域宣传教育有盲区、死角;全州“谨慎用火、文明用火、安全用火”的群防群治观念还存在薄弱环节。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宣传教育的重视不够,全州多数地方未将森林草原防灭火宣传教育经费纳入预算。宣传制度未常态化,宣传平台未多样化,宣传形式无创新性,宣传力度不大、内容单调、效果不佳。

八、火案侦办警示不够

森林草原火灾发生后林草行政执法与公安刑事侦查衔接制度规则未健全、信息报送不及时、口径不统一。火灾现场勘验设备落后,森林草原火灾刑事案件民警野外办案装备短缺,违规野外用火和火案侦破查处信息化水平不高。森林草原火灾在案件查处过程中宣传力度不够大、社会关注度不够高、氛围营造不够浓;森林草原防灭火知识普及不广、相关法律政策解读不多;查处后,存在威慑力度不足、警示作用、法律效果、社会效果不理想的问题。

第三章  总体思路

第一节  指导思想

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生态文明建设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灾减灾救灾重要论述和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重要指示,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以及国务院四川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督导组工作要求,深刻汲取木里“3.30”、西昌“ 3.30”、道孚“12.5”等森林草原火灾教训,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牢固树立“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理念,全面提升甘孜州森林草原火灾综合防控能力和扑救水平,推进甘孜州森林草原火灾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第二节  基本原则

一、坚持政治引领。提高政治站位,增强底线思维,强化风险意识,以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特别是总书记的“四问”作为政治标尺和行动指南,贯穿于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全过程、各环节,以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实际成效践行“两个维护”。

二、坚持预防为主。防范胜于救灾,把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工作放在首要位置。加强森林草原防火宣传教育,提高全民森林防火意识;加强预警监测,完善分级预警模式和响应机制;加强护林队伍建设,创新森林草原资源管护机制;加大林火阻隔系统建设力度,提升防范森林草原火灾的能力。

三、坚持科学扑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生命至上、安全第一”作为森林草原火灾扑救的最高理念。精心组织,科学指挥,始终坚持“三先四不打”。

四、坚持突出重点。聚焦重点区域、重点地段、重点时段、重点人群、重点环节、重点内容,区分轻重缓急,分步实施,切实消除引发甘孜州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潜在隐患。

五、坚持齐抓共治。强化责任担当,坚持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社会参与,实现群防群治。落实分级负责,加强工作联动,深入开展集中整治,推动甘孜州问题隐患排查整改,确保工作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不留盲区死角。

六、坚持标本兼治。运用行政、经济、法律以及技术等手段实施综合治理。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基础设施和装备能力建设;落实责任制度,加强队伍建设,健全经费保障机制,完善科学防火,加大依法治火,建立健全长效机制,通过标本兼治,确保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可持续发展。

第三节  治理思路

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把我国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切实加强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精准治理;务必加强党委领导,全面提高政治站位,提高综合防控水平,提高现场救援能力,确保森林草原火灾防治成效。打破传统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模式,构建“三大体系+七大治理措施+五大长效机制”的“375”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治理体系。治理思路见图3-1。



第四节  治理范围与期限

一、治理范围

治理范围为全州18个县(市)、8个州属国有林保护管理局(国有林场)及2个景区管理局。

18个县(市):康定市、雅江县、泸定县、丹巴县、道孚县、白玉县、理塘县、巴塘县、乡城县、稻城县、九龙县、新龙县、炉霍县、甘孜县、德格县、得荣县、石渠县、色达县。

8个州属国有林保护管理局(国有林场):丹巴国有林保护管理局、道孚国有林保护管理局、炉霍国有林保护管理局、新龙国有林保护管理局、白玉国有林保护管理局、力邱河国有林保护管理局、雅江国有林保护管理局及翁达国有林场。

2个景区管理局:海螺沟景区管理局、亚丁景区管理局。

二、治理期限

治理期限为6年,即2020~2025年。近期2020~2021年,远期2022~2025年。

第五节  治理目标

一、总目标

通过方案实施,形成完备的森林草原火灾“预防、扑救、保障”三大体系,推动全州森林草原防灭火风险防控效能、野外火源管理能力、火灾防范效果和治理水平、扑火安全红线意识全面提升。全州森林草原火灾次数持续下降,坚决遏制发生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及造成人员伤亡;影响制约森林草原防灭火的基础性、源头性矛盾问题有效化解,消除盲区漏点,补短板强弱项;指挥体系、责任体系、机构队伍、基础设施建设等不断完善,长效机制进一步健全,森林草原防灭火能力水平切实提高。

二、近期(2020~2021年)目标

到2021年年底,全面开展森林草原火灾隐患排查整治工作,重点解决当前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坚决防范遏制发生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及安全事故。

(一)思想认识明显提高,防灭火党政领导责任、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度全面落实;

(二)体制机制进一步理顺,指挥部及办公室实现上下基本一致,指挥部成员单位职责分工明确,全州18个县(市)防灭火机构100%建立,防灭火办事机构100%落实;

(三)完善《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应急预案》及《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工作规则》;

(四)全州18个县(市)地方专业防灭火大队满编运行,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全部轮训一遍;

(五)林牧区网格化防火责任100%覆盖;

(六)重点区域森林草原火灾隐患全面排查整治。

三、远期(2022~2025年)目标

到2025年,切实提升森林草原防灭火综合防控能力,确保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生态安全。

(一)建立稳定的防灭火投入机制,州、县(市)政府将防灭火经费纳入本级财政年度预算并足额安排;

(二)专业扑火队伍专业化率达到85%,每年至少开展一次实战化演练、两次安全扑救知识培训;

(三)重点林区、重点部位火情瞭望监测覆盖率达到85%以上、林火视频监控覆盖率达到70%以上、宣传警示设施覆盖率达到80%以上;

(四)专业扑火队伍火警出勤率超过95%;单兵防护装备保障率100%;

(五)重点林区森林航空巡护和航空消防覆盖率达到70%;

(六)火场扑火队伍与指挥部信息互联互通达到100%。


第四章  火灾预防体系建设

深入贯彻“预防为主”的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方针,着重在思想认识、责任落实、风险隐患排查整治上下功夫,突出运用新的科技、信息技术手段,构建科学高效的森林草原火灾预防体系,最大限度地减少火灾发生,实现“治标”目标。

第一节  深化思想认识,落实相关责任

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灾减灾救灾、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

深入开展学习贯彻,汇编学习资料,全州各级党政组织以多种形式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应急管理、安全生产、防灾减灾救灾、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重要论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学习李克强总理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重要批示。学习国务院督导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动员会议精神,以及应急部党委黄明书记、四川省委彭清华书记在督导动员大会上的讲话。着力解决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指导思想这个根本问题,增强树牢“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坚决扛起全面提升森林草原综合防灭火能力、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政治责任,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理念。

二、压紧压实地方党委政府属地管理责任

按照“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要求,落实地方党委政府属地管理责任。建立健全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责任追究制度,严格落实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行政首长负责制,各级党政主要负责同志为第一责任人,定期研究部署防灭火工作,防灭火工作会议州级全体会议每年不少于1次,各级党委政府每年不少于4次。进一步细化优化职责分工,按照横向到边、纵向到底,防救结合、高度协同的要求,形成无缝衔接、高度闭合的“防”“救”责任链条。建立健全考核评价制度,将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纳入部门年度目标考核评价。全面清理林牧区经营单位防火责任制落实情况,压实经营主体责任,加强末端治理。

三、细化落实有关部门职责

细化完善应急、林草、公安等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成员单位职能职责及任务分工,严格划分林草、应急、森林消防等“防”“救”职责边界,按照“分级响应、属地负责”原则,明确各部门在相应阶段分别承担火灾预防、火灾扑救、转移安置人员、善后处置、保护重要目标等具体任务。林草主管部门主要承担火灾预防工作,应急管理部门主要承担火灾扑救工作,公安部门主要承担火案侦破查处工作。

专栏一 综合管理能力建设

01森林草原防火责任划分管理系统建设

近期

——

远期

新建州级防火责任划分管理系统1套,县(市)级防火责任划分管理系统18套。

02预案管理及综合演练系统建设

近期

——

远期

预案编制、人员培训及综合演练144次。

第二节  全面排查隐患,健全预防体系

一、开展火灾隐患全面排查和重点排查

开展火灾隐患全面排查和重点排查,聚焦高森林草原火险橙色、红色预警等重要时期,突出自然保护地、城市面山、景区景点、城乡结合部、重要设施周边等重点区域和重点部位,分析风险隐患,制定风险控制及消减措施。县(市)人民政府负责开展全覆盖隐患排查。电力企业要负责开展输配电设施引发森林草原火灾的隐患排查,全面摸清林牧区输配电设施火灾隐患底数,并负责建立“一患一档”详细台账;要全面提升林牧区输配电设施本质安全水平,消除输配电线路通道安全隐患,切实提高森林草原防灭火能力水平。

二、实行火灾隐患清单制管理

根据隐患排查情况,建立隐患档案,制定整治清单,实行“清单制+责任制”管理,及时下达隐患整改通知书,对单落实隐患的整改措施、整改责任人(责任单位)、整改时限。县(市)人民政府组织相关部门汇总火灾隐患清单,督导各责任单位按整改要求限期全面整改、对账销号。州县(市)建立重大隐患清单并督促整改销号。

三、加强野外用火管理

突出农事、生产、生活、旅游、民俗用火、烟花爆竹燃放、国省干道过往人员用火管控,加大巡查执法力度,加强雷击火预防。强化乡(镇)人民政府野外用火审批职能,严格执行野外用火审批相关规定。在现有防火检查卡点的基础上,优化布局,经林草主管部门审批后,在林区主要路口增设防火卡点。及时下达隐患整改通知书,按整改要求限期全面整改、动态管理。

四、实行重点人群“一对一”监督管理

加强对“痴、聋、呆、傻、哑、幼”六类人员及精神病患等重点群体管控,实行台账制管理,明确监护责任人,一对一监管,禁止未成年人、智力障碍人员等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持有火源。

五、实行高火险期林区封闭管理

及时科学规范发布禁火令、封山令。每年防火期,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发布禁火令。在森林草原火灾高危区、高风险区进入林牧区的主要路口设立防火哨卡,落实专人看守,进入人员一律实名登记、上缴火源。森林火险橙色、红色预警期间,严禁进山入林,禁止野外用火;红色预警期间,以森林草原资源为依托的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采取封闭式管理,在采取严密的防火措施后,方可对游客开放。

六、加强重点区域可燃物载量控制

在森林草原防火期来临前,各县(市)要因地制宜地通过抚育、清杂等措施控制林下可燃物载量。在森林火灾高危区,每年高森林火险期前,根据当地的植被特点和气象条件,结合防火隔离带建设和重点区域周边可燃物清理措施,因地制宜开展林缘林下可燃物清除。

七、推进生物防火隔离带建设试点

在森林草原防火期来临前,在重点景区,城镇、农牧民生活区、居民区、学校、医院、油库、寺庙等重要区域周边试点种植不易燃烧树种,建设生物防火隔离带试点。根据当地的植被特点和气象条件,与道路布局相结合,采用综合森林抚育(疏伐、人工修枝、割灌除草等)、清杂、试点种植不易燃烧树种的方式形成30~50米宽的防灭火阻隔带,局部受限制地段可为10米或采用工程措施,有效控制林下可燃物载量及发挥阻隔作用。全州拟建设防灭火阻隔带共3.93万亩。

八、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通道建设

针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全面调查梳理全州现有林区道路的路况及通行现状,科学储备一批“十四五”时期森林草原防灭火道路建设项目,因地制宜对重点林区关键地段的通行盲区新建防灭火应急通道和阻隔系统。

一是改建国有林场通场部硬化路59.5公里;二是在重点林牧区内部新建防灭火专用通道294公里,国有林场、重点林牧区的应急通行能力得到明显改善。鉴于甘孜州特殊的地理地形条件,防灭火专业通道按照《森林防火道路设计规范》林防三级公路建设,路基宽度4.5米,设计车速20公里/小时。

专栏二 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

01 火灾隐患排查整治

近期

——

远期

输配电线路通道树障清理,连续清理4年。

02 林下可燃物载量控制

近期

——

远期

开展林下可燃物载量普查;景区四周林下可燃物载量清理500公顷。

03 防灭火阻隔系统建设

近期

1.防火阻隔带建设。在4个县实施生物防火隔离带建设试点39300亩,其中丹巴29000亩,九龙9000亩,新龙1000亩,雅江300亩。

2.防灭火专用通道建设。实施国有林场通场部硬化路建设59.5公里,新建重点林牧区内部防灭火道路建设90公里。

远期

在重点林牧区内部及通行盲区建设防灭火道路204公里。

第三节  加强科技信息,构建支撑体系

一、构建“空天地”一体化预警监测体系

利用空中卫星、天上无人机、直升机、地面视频监控和人工巡护终端等多种手段,组成“空天地”一体化、全方位、立体化监测感知体系,获取区域森林草原防灭火的监测信息。推广使用“四川省防灭火APP”。加大甘孜州“数字林草”工程建设力度,建立“甘孜州防灭火互联网+大数据平台”,将物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现代电子技术、通信技术、控制技术与云计算、大数据进行有机结合,在统一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下,达到森林草原防灭火监控立体化、传送网络化、分析智能化、存储高效化、决策智慧化。

充分利用现有的电力塔、通信塔、网络等公共资源,采用红外探测、高清可见光视频、智能烟火识别技术,经过筛选、加工、处理,实现对监测区域实时、全方位的火灾监控,并将监控采集的影像信息传入指挥中心。全州新建森林草原防火视频监控系统474套,新建防火瞭望塔103座(配备高倍望远镜、视频监控、红外探测仪等设备),新建森林防火检查站429个,新建草原防火站28个,购买森林草原预警系统58套,购买卫星林火监测系统1套(购买服务5年),期末重点区域、重点部位火情瞭望监测覆盖率达到85%以上。

二、开展林草防火科技推广应用

加大科技投入,全面推广应用新技术新装备。围绕森林草原火灾预警监测、风险评估、扑救技术、安全防范、生物防火、航空灭火、雷击防控等关键技术的科学研究和推广应用。通过科技手段对全州森林草原火灾风险进行普查。加强森林草原火灾技术调查,完善火灾、指挥、扑救、伤亡等信息的收集、整理、发布和档案管理。

三、大力推进火案侦破,强化火案警示效果

州公安局相关警种、部门要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密切协作,定期会商情报、及时互通信息、健全联动机制。州农牧农村局、州林草局按照各自职责,依法查处违规野外用火行政案件,并提供森林草原火灾灾损调查评估报告和专家论证、技术鉴定意见。提升公安管理体制调整后机构运行和森林草原刑事案件执法力量建设标准及保障,由州公安局森警支队、刑侦支队开展火案线索核查、刑事案件侦办工作,技侦支队负责为打击破案提供技术支持;警务保障处负责保障办案经费、设施装备配置和基础设施建设保障。

全面梳理森林草原火案,对人为引发的森林草原火灾,逐案进行效率评估和问题自查,严厉打击人为火灾肇事者。对典型案件的查处要加强宣传力度、吸引社会关注、普及森林草原防灭火知识、解读相关法律政策,实现“侦破一案、教育一片、警示一批”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警示效果。

四、提升气象预报预测及应急保障能力

为提高全州森林草原火险气象预测预报水平和应对森林草原火灾突发事件的应急响应能力,在森林火险高危区新建多要素区域自动气象站、应急气象观测站、应急车载移动式天气雷达系统、气象应急指挥车等设施设备,建设应急气象观测数据实时监测与预警平台,提升森林草原火灾防控预警能力,提高火场扑救指挥能力。

提升森林草原防灭火人工影响天气增雨作业能力,在森林草原火灾高发区,增加建设移动式车载火箭增雨作业系统和烟炉、人影作业指挥车,增强森林草原灭火增雨应急响应和降低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增雨作业能力。

专栏三  科技支撑能力建设

01 防灭火预警监测系统建设

近期

新建林草防火视频监控系统74套,新建瞭望塔31座及设备,新建森林防火检查站120个,购买卫星林火监测系统1套。

远期

新建林草防火视频监控系统400套,新建瞭望塔72座,森林防火检查站309个,草原防火站28个;购买预警系统58套,购买卫星林火监测服务4年。

02 狠抓火案侦破警示

近期

——

远期

购买通信指挥车4辆,配置公安通讯保障系统20套,购置北斗卫星电话20部;购买公安现场勘察车19辆,配置勘察专用设备19套;购买多功能无人侦查机系统19套。

03 气象灾害防御及气象应急保障设施建设

近期

——

远期

新建多功能气象服务站100处,应急气象观测站2处,购置大气电场仪20套,新购应急车载移动式天气雷达系统2套,气象应急指挥车1辆,车载火箭作业车20辆,人影作业指挥车1辆。

第四节  着力群防群治,加大宣传教育

一、发挥基层党组织关键作用

发挥村(社区)党组织身处基层一线,统筹辖区各类经济组织、社会组织和群众自治组织的政治优势,熟悉林情草情、熟悉地形地貌、了解气候物候并便于组织群众、发动群众的组织优势,把林区治理、社区治理、乡村治理与森林草原防火实现有机结合,构建符合本地实际的防火体系。通过健全联防机制,推进重点区域、重要时段毗邻村社联防联控;通过制定村规民约,规范村民生产生活用火行为,逐渐转变村民烧柴、烧炭等传统用火习惯。

二、发挥基层群众防火主体作用

通过以奖代补方式,对未发生森林草原火灾的地区给予林草工程项目倾斜,对未发生森林草原火灾的村组干部、网格员和护林(草)员进行绩效考核,实施经济奖励,同时逗硬处罚,扣减发生森林草原火灾涉及林草面积范围内生态公益林补偿金、森林管护费、草原奖补资金及其他涉林涉草补助金,解聘未履职尽责的网格员、护林(草)员或扣除护林补助资金,鼓励森林草原火灾受害者向肇事者依法申请民事赔偿,建立火灾有奖举报制度。

三、常态化开展宣传教育

强化法律法规宣传,将森林草原防灭火作为普法宣传的重要内容。在重点区域增设森林草原防火宣传标语、标牌(碑)等,重点林区、重点部位宣传警示设施覆盖率达80%。在中小学开设“防灭火专题课堂”,深化开展森林草原防灭火的“五个一”(即上一堂森林防火知识课、开一次森林防火的主题班会、出一期有关森林防火知识的黑板报、写一篇以森林防火为主题的作文、给家长写一封森林防火书信)活动。及时公开曝光一批违法违规用火突出问题和典型行为。

开展常态化宣传教育,通过移动网络、报社、电视台、广播站、微信、微博、自媒体等多种平台,结合公益节目、警示短信、软件通知、宣传牌等多样形式,开展森林草原防灭火宣传教育。要深刻认识森林草原防灭火宣传教育工作的重要性,将宣传教育作为防灭火工作的重要内容常抓不懈。投入足够的人力、财力、物力,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宣传教育,增强宣传教育的持续性、广泛性、针对性和实效性。

专栏四 宣传教育能力建设

近期

——

远期

新建森林草原防火宣传碑1000座、宣传牌2400个、LED宣传教育警示屏360块,购置防火宣教音像资料58套、防火宣传手册20万册。

第五章  火灾扑救体系建设

针对当前森林草原防灭火的紧要任务,加强火灾扑救体系建设,结合预防措施,标本兼治,最终实现“治本”目标。牢固“树立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理念,构建火灾扑救决策和指挥体系、加强火灾扑救能力建设,做到思想到位、力量到位、支撑到位,确保灭火救援人员行动安全。

第一节   树立正确理念,保障生命安全

牢固树立“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意识。在森林草原火灾扑救中,前线指挥要严格执行“三先四不打”原则,即“火情不明先侦察、气象不利先等待、地形不利先规避”“未经训练的非专业人员不打火、高温大风等不利气象条件不打火、可视度差的夜间等不利时段不打火、悬崖陡坡沟深谷窄等不利地形不打火”,真正做到心中有数,科学扑救;扑火人员要训练有方、装备精良、素质过硬;扑火方案制定除因地制宜外,要有应急预案和后撤方案;后勤支撑要保障有力,运行顺畅;各类信息要沟通顺畅,有利决策;全面保障扑火人员的生命安全。

第二节  强化底线思维,提高指挥能力

一、完善指挥机制,提升指挥能力

(一)完善火场指挥机制

坚持“属地指挥、分级指挥、专业指挥”的原则。森林草原火灾发生后,县级以上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按规定启动森林草原火灾应急预案,应当立即组织应急、森林消防、林草、公安、气象等指挥部成员单位赶赴现场,成立前线指挥部及相应工作组,指定前线指挥长和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员担任副指挥长,科学制定扑救方案,统一组织指挥火灾扑救和与扑救相关的其他工作,参加扑火的单位和个人要服从指挥部的统一指挥。有森林消防队伍参加灭火时,森林消防队伍现场最高指挥员担任副指挥长,负责制定扑救方案。火灾扑救时,抽调灭火实战经验丰富的专家、专业扑火队负责人以及森防指相关成员纳入指挥组,确保科学指挥。

按照专业人干专业事的原则,坚持以综合性森林消防队伍为主力、以地方专业队伍为协同的应急救援工作格局,严禁未经专业训练的人员直接参与扑火。坚持森林消防队伍和地方专业防灭火队伍负责重点火场、重点地段、重点部位,打火头、灭明火、攻险段,其他力量清余火、看火场、开隔离、搞保障,发挥各自优势,做到各尽所能、整体联动、密切协同、无缝连接。

(二)提升火灾扑救专业指挥水平

突出关键部位、敏感地区、重点单位,有针对性地制定应急预案,尽可能预估模拟各类突发情况和极端因素,制定并演练有效举措,提高研判分析、力量调配、排兵布阵能力,充分发挥专业人员参与现场组织指挥作用,构建统一高效有序的指挥体系。

实行森林草原防灭火专职指挥制度,在火场前线指挥部及指挥长统一领导下,指挥火场扑救队伍的指挥员必须由经过专业培训、具有火场处置经验、专职从事火灾扑救指挥的人员担任。严格按照《扑救森林火灾前线指挥部工作规范》开展扑救指挥工作。一线灭火队伍,要派实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员带队,配备火场观察员,严防因指挥不当、盲目冒进造成人员伤亡;各级森防指应建立火灾扑救专家队伍。应急管理和林草部门、森林消防队每年定期开展包括防灭火指挥员、扑火队员等各级各类集训,主要对灭火指挥战略战术和战法、预案修订、分队灭火战斗、火场紧急避险和灭火技术等课目进行现场教学。编印下发《灭火组织指挥手册》《火场紧急避险手册》《扑火全程安全规范》并组织培训。

加强高新科技应用,利用单兵终端、便携式终端、移动云台、可穿戴装备集成视频采集装置,采集应急救援现场视频图像信息,为可视化决策指挥、视频会商提供视频资源。

二、加强防灭火信息指挥系统建设

完善指挥信息平台建设,建设包含决策支持、指挥救援、监测预警“三位一体”的森林草原消防指挥决策信息系统,研发森林草原消防综合救援指挥决策平台,包括森林草原消防数据资源中心、消防指挥决策信息系统、消防教育训练系统、数字化装备管理系统、消防机关业务辅助系统、终端系统建设、消防一张图应用支撑系统等。构建三维空间显示控制、通信基础服务、灭火专业数据、实时指挥控制、信息辅助决策等功能板块,实现基础数据和预警信息全域共享、火情态势和救援行动同步感知、动态信息和指挥活动实时交互。

三、加强防灭火通信系统建设

加强各级应急指挥中心通信集成系统建设,通信集成系统横向要实现应急指挥中心与专项指挥中心、相关成员单位互联,纵向要实现与各级应急指挥中心的互联。增强通信调度、视频传输以及会议会商等系统功能,逐步形成统一的应急通信指挥平台,支撑语音和视频指挥调度要求,实现通信调度、数字录音、多路传真、电话会议等功能。在重点林区、牧区的通信盲区布设超短波数字通信系统72套,新建VSAT卫星固定站(含视频图传系统)58套,购买应急通信车(含车载移动塔台)24辆,实现火场前指到基指、地区之间的语音及视频传输率达到100%,火场扑火队伍与指挥部互联互通达到100%。

四、完善修订火灾扑救预案

强调指挥部集中统一指挥。明确火灾扑救以属地党委政府为主导,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或森防指指挥长任前线指挥长,森林消防、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应急民兵等各类扑火力量均由前线指挥部统一指挥。及时指导修订完善《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应急预案》《甘孜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工作规则》以及关键部位、敏感地区、重点目标专项扑救方案。

五、强化扑火安全培训

严格按照《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关于切实加强森林草原火灾扑救安全工作的通知》《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关于切实加强森林草原火灾扑救安全工作的通知》要求,对全州森林火灾高危区、高风险区县(市)森林防灭火指挥长就安全扑救进行专项培训。

专栏五 指挥决策能力建设

01 防灭火信息指挥系统建设

近期

——

远期

改造州级信息指挥中心1处,改造县(市)级信息指挥中心18处。

02 防灭火通信系统建设

近期

——

远期

布设超短波数字通信系统72套,新建VSAT卫星固定站(含视频图传系统)58套,新购应急通信车(含车载设备)24辆。

03 扑火危险预警系统建设

近期

——

远期

购置扑火危险预警设施设备18套。

第三节  加强队伍建设,提升扑救能力

一、建强防灭火专业队伍

全州“7+11”专业扑火队伍分别达到120人/支、100人/支,专业扑火人员1940人满编运行,严格标准招录队伍、统一规范队伍名称,配套做好政策、体制、经费、基础设施、装备、车辆、培训、演练保障,深入解决“建、管、养、战”四大问题。持续完善队伍训练大纲,积极开展新技术新设备研究与推广,建立完善乡镇、村组群众义务防灭火队伍。

扑火人员招聘应按照就近就地原则,选拔政治思想好、身体素质好,遵纪守法、服从指挥,具有初中以上文化水平,年龄在20-50周岁的人员;有森林草原防灭火经验的森林消防和消防救援退役人员、退伍军人、民兵,熟悉当地林情草情、地形地貌、气候物候的人员优先考虑。已组建专业扑火队但建队规模和人员要求未达标的地区,按照以上标准进行改建。其职责是在防火期间除承担指定森林草原灭火任务外,靠前驻防参与森林草原防火巡逻巡护任务;非防火期负责组织地方扑火队伍进行防灭火培训和防灭火演练。加强队伍机械化装备和以水灭火装备建设,提高处置森林草原大火能力。

二、加强扑火队伍能力建设

加强专业扑火队营房、训练场地和物资储备库建设,按照《森林消防专业队伍建设标准》(LY/T 5009-2014)和《森林防火物资储备库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北京,2017),加强要素保障,巩固推进防灭火队伍营房、训练设施标准化、规范化建设,各县(市)专业防灭火队伍营房面积不小于10平方米/人(含宿舍、厨房、餐厅、学习室、洗澡间等)、训练场地不小于20平方米/人、物资储备库按三类库(400平方米/处)标准建设,并建设围墙实行封闭式管理。扩建现有森林消防支队指挥中心、“两化”训练场地,新建战术模拟训练室,购买灭火及通信装备,进一步提升甘孜州森林消防支队综合能力。

三、强化日常培训和靠前驻防

按照联防联控机制要求,州、县(市)应组织以森林消防、消防救援队伍等国家救援力量为主,带领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和各类扑救力量开展联演联训。通过练指挥、练协同、练配合、练保障,重点解决联指会议质量不高、作用不大以及指挥联动机制未能建立、多头指挥、各自为战等问题,强力推进一体化作战、一体化保障,确保多元力量有序参战。专业队伍集中食宿、集中训练,重点加强队员体能、战术战法、协同作战等日常训练,每周至少负重30公斤5000米跑步1次,开展风力、水泵等灭火机具技能训练1次。在节假日和高火险时段,专业队伍在乡镇、林场等火险一线靠前驻防,每周至少2次配合护林护草员开展带装巡护,并对高森林火险区群众开展紧急撤离、安全避险等应急培训,专业扑火队员培训率达100%。

四、加强森林消防航空能力建设

全州18个县(市)各新建直升机停机坪1处,结合停机坪就近利用自然水域(河流、湖泊等)、水电站等新建航空消防取水点36处,购置巡护侦查无人机系统48套,实现全州森林航空消防覆盖率达到70%。

五、加强森林草原以水灭火设施建设

在全州重点林区、牧区关键地段新建森林草原消防蓄水池647座(单体容量100立方米),购置软体移动蓄水池560个,结合购置的高压接力水泵及水带,实现重点林区关键部位1000米以内随时可以取水的目标。

专栏六 火灾扑救能力建设

01 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建设

近期

新建专业扑火队营房4000平方米,购买三级高压接力水泵144台,水带5800条,单兵装备1940套,卫星电话14台,运兵车12辆,综合工具车12辆。

远期

新建专业扑火队营房5000平方米,训练场地10400平方米,物资储备库7200平方米,购置三、四级高压接力水泵共180组,指挥车18辆,运兵车6辆,综合工具车6辆。

02 森林消防支队建设

近期

——

远期

扩建现有指挥中心1000平方米,扩建“两化”训练场地3000平方米,新建战术模拟训练室800平方米,新购灭火及通信装备100套。

03 森林消防航空能力建设

近期

在康定市、稻城县、雅江县、九龙县各建停机坪1个,在泸定、丹巴、九龙等8个县建设航空消防取水点14处,购买巡护侦查无人机系统24套。

远期

新建直升机停机坪14处,航空消防取水点22处,购买巡护侦查无人机系统24套。

04 以水灭火设施建设

近期

在泸定、九龙、雅江等10个县建设消防水池97个。

远期

新建森林草原消防水池550座,购置软体移动蓄水池560个。

第六章  长效保障体系建设

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体系和能力建设,既是一项紧迫任务,又是一项长期任务。从“治本”的角度,需要立足长远,通过持续完善多部门协同治理、强化经费和人员保障、完善综合风险治理体系、完善依法治火综合保障体系、创新培训演练机制,统筹提升甘孜州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应急能力。

第一节  加强治理体系建设

一、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体制机制

调整优化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及其办公室,做到“上下基本对应”。根据森林草原火灾防治和扑救职责划分情况,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及其办公室工作规则,进一步细化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成员单位部门具体事项及任务分工,同时,加强成员单位之间的协作和沟通机制。完善相关制度规则,建立健全协同高效的指挥联动机制,多部门定期会商和信息共享等协作机制,以消防救援队伍、森林消防队伍为主,地方专业和群众扑火队伍、护林防火人员等为辅的协同配合机制。建立林草防灭火设施系统与应急指挥系统联通联动机制,衔接好“防”和“救”的责任链条,以“大应急”的理念健全森林草原防灭火体制机制,从全局上着力,防范化解系统性的安全风险。建立健全考核评价制度,将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作为评先争优的重要依据,纳入部门年度目标考核评价内容。

二、建立持续整改的高效工作机制

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参与森林草原防火工作,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组织群众参与火灾应急处置工作。探索建立以“一核三治”为主的森林草原火灾群防群治基层治理体系,以村级党组织为核心,通过基层法治、德治、自治,发挥村规民约、传统道德、林长制、山长制等在森林草原火灾治理中的作用。把森林草原防灭火纳入村“两委”干部培训重要内容、纳入村规民约重要内容。采取森林草原火灾发生情况与当地群众切身利益挂钩的措施,形成基层群众相互监督、相互制约、齐抓共管的防火工作新格局。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各县(市)人民政府、海管局、亚管局、国有林保护管理局及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成员单位通过10项专项整治工作,建立“计划—执行—检查—处理”的持续整改、循环管理的工作机制,整体推进全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水平提升。

三、建立甘孜州防灭火标准化管理体系

做好经验总结,做好成果汇编,强化成果运用。着手研究甘孜州防灭火标准化管理,涵盖体制机制、管理制度、预警监控、火情上报、人员配备、现场指挥、灭火扑救、火场安全、疏散撤离、宣传教育、灾后分析等内容。制定“甘孜州防灭火标准化管理体系”,加快防灭火管理体系技术进步,加强防灭火全过程科学管理,便于优化甘孜州防灭火管理流程、提升部门管理水平与协作运行效率。

第二节  强化经费和人员保障

一、完善防灭火财政投入机制

建立完善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地方综合性应急救援队伍经费保障机制。各级党委政府每年安排足够的防灭火资金作为公共财政支出列入同级财政年度预算,执行情况纳入年度目标绩效考核。重点国有林区、自然保护地等森林草原经营保护管理单位应单列足够的森林草原防灭火经费。确保森林草原防火扑救队伍训练和装备配备、巡查和值守、扑救和灾后处置等各项工作顺利开展,严格保障一线监测巡护、防灭火人员经费。森林火灾高危区县级财政每年投入宣传教育专项经费不少于20万元,高风险区不少于15万元,林区经营单位和森工企业等责任主体不少于10万元。

二、健全防灭火机构和落实人员

州林草部门设立火灾预防内设机构,行政编制不少于2名;12个森林草原火灾高危区、6个森林草原火灾高风险区县(市)林草部门单设火灾预防内设机构,行政编制分别不少于3名和2名;森林草原火灾高危区和高风险区县(市)全部建立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建立健全职业保障机制,强化激励,稳定队伍,参照《劳动法》规定落实参与防火值班人员补贴补助政策。

第三节  完善风险治理制度

一、建立综合风险治理信息系统

针对综合风险治理 业务需求,建设基于网格管理的全州多级综合风险治理信息系统,整合“护林护草员巡护定位系统”等既有信息平台,构建具备监测监控、隐患排查、人员管理、风险评估、风险治理决策等功能的业务管理和辅助决策支持系统,提高工作效率和督导能力。

二、建立网格化管理机制

划分防灭火责任网格,建立州——县(市)——乡(镇)——村(森林草原经营保护管理单位)——护林护草员的分级责任制,实现政府、部门、单位、护林护草人员管护全覆盖。火险期各级责任人每月对划定的片区至少开展1次督导,高火险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蹲点督导。

三、建立常态化巡护制度

防火期严格执行24小时值班和领导带班制度。林牧区经营单位、重点景区、基层巡护人员加强问责问效,落实具体责任人,签订防火责任书。完善护林护草员聘用制度,准确划分护林护草员责任区的地点、面积和范围,确定巡护路线,建立护林护草“地块、图表、人员”档案,进一步升级完善“护林护草员巡护定位系统”,高火险期巡护上线率达80%以上。

四、实行火灾隐患清单制管理

乡(镇)人民政府、国有林场以及林牧区生产经营单位,建立火灾隐患台账,突出时间、地点、环节、人员等“四个关键”,制定整治清单,实行“清单制+责任制”管理。实行火灾风险隐患“当日移交”制度,对单落实风险隐患的整改措施、整改标准、整改责任人(责任单位)、整改时限。县级人民政府组织汇总火灾隐患清单,督导责任单位限期全面整改、对账销号。全州建立所辖区域内重大隐患和多发性问题清单并督促限时整改销号。

第四节  创新培训演练机制

一、建立常态化扑火安全培训演练机制

建设森林草原防灭火训练场地,常年安排防灭火培训任务,并组织全州各级森林草原防灭火重点地区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分管负责人等指挥人员开展防灭火指挥培训,每年不少于5天。各专业队伍每年培训时间不少于森林消防队伍的一半。各县(市)及海管局、亚管局、国有林保护管理局每年必须开展群众紧急撤离、安全扑救等演练1次以上。

二、推进联训联演联动机制

依托驻防甘孜州的森林消防队伍,探索开展由森林消防救援队伍指派人员指导地方专业扑火队伍进行技能训练和演练,推进森林消防队伍与地方专业扑火队伍在现场指挥、扑火技能、安全避险等方面统一标准,逐步实现联训、联演、联动。

第五节  完善依法治火保障

一、加快法律法规配套制度建设

推动全州森林草原防灭火立法程序,修订完善有关地方性法规,配套制定具体实施细则,对地方专业队建设、防灭火责任落实、野外火源管理、科学防控技术手段等予以细化明确。研究制定《甘孜藏族自治州森林草原防灭火条例》。

二、加快制度及职责完善

坚持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行政首长负责制,完善行政首长负责制责任制度。明确县(市)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林草主管部门的监督和管理职责,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监督和管理制度。坚持林草、林木、林地经营者的森林草原防灭火主体责任,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主体责任制。完善森林草原防灭火表彰和建立制度。

第七章  重点工程与投资测算

第一节  重点工程

一、总体安排

按照方案的基本思路和建设任务,本方案共安排综合管理能力建设、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宣传教育能力建设、指挥决策能力建设和火灾扑救能力建设共6大类重点工程16个重点项目。

二、综合管理能力建设工程

综合管理能力建设工程共安排森林草原防火责任划分管理系统建设和预案管理及综合演练系统建设2个重点项目。

三、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工程

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工程共安排火灾隐患排查整治、防灭火阻隔系统建设和林下可燃物载量控制3个重点项目。

四、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工程

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工程共安排防灭火预警监测系统建设、防灭火通信系统建设、火案侦破查处能力提升和气象预报预测及气象应急保障能力提升4个重点项目。

五、宣传教育能力建设工程

宣传教育能力建设工程仅安排防灭火宣传教育工程建设1个重点项目。

六、指挥决策能力建设工程

指挥决策能力建设工程共安排防灭火信息指挥系统建设和扑火危险预警系统建设2个重点项目。

七、火灾扑救能力建设工程

火灾扑救能力建设工程共安排地方专业扑火队伍能力建设、森林消防支队能力建设、森林消防航空能力建设和以水灭火能力建设4个重点项目。

第二节   投资测算

经测算,本方案总投资14.80亿元。其中近期(2020~2021年)完成建设项目任务投资3.12亿元,占总投资的21.08%;远期(2022~2025年)建设项目需求投资11.68亿元,占总投资的78.92%。

一、近期(2020~2021年)建设项目任务投资情况

近期完成建设项目任务投资共计3.12亿元,涉及3类重点工程、5个重点项目。其中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建设投资1.59亿元,科技支撑能力建设投资0.70亿元,火灾扑救能力建设0.83亿元(详见表7-1、7-2及附表5-1)。

二、远期(2022~2025年)建设项目需求投资情况

远期建设项目需求投资11.68亿元,共涉及6类重点工程、16个重点项目。其中综合管理能力建设0.49亿元,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1.46亿元,科技支撑能力建设5.57亿元,宣传教育能力建设0.74亿元,指挥决策能力建设0.15亿元,火灾扑救能力建设3.27亿元(详见表7-1、7-2及附表5-2)。

  表7-1投资测算简表

重点工程

合计(万元)

近期投资(2020-2021年)

远期投资(2022-2025年)

综合管理能力建设

4910

4910

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

30423

15873

14550

科技支撑能力建设

63219

6965

55776

宣传教育能力建设

7450

7450

指挥决策能力建设

1505

1505

火灾扑救能力建设

40997

8341

32656

合计(万元)

148026

31179

116847

表7-2 投资测算表

重点工程

重点项目

合计                        (万元)

近期投资                (2020-2021年)

远期投资
(2022-2025年)

综合管理

能力建设

森林草原防火责任

划分管理系统建设

590

590

预案管理及综合

演练系统建设

4320

4320

防灭火管理

能力建设

火灾隐患排查整治

120

120

防灭火阻隔系统建设

30153

15873

14280

林下可燃物载量控制

150

150

科技支撑

能力建设

防灭火预警监测系统建设

44515

6965

37550

防灭火通信系统建设

9476

9476

火案侦破查处能力建设

4770

4770

气象灾害防御体系建设

3980

3980

宣传教育

能力建设

防灭火宣传教育工程建设

7450

7450

指挥决策

能力建设

防灭火信息指挥系统建设

605

605

扑火危险预警系统建设

900

900

火灾扑救

能力建设

地方专业扑火队伍能力建设

11083

3751

7332

森林消防支队能力建设

4100

4100

森林消防航空能力建设

6180

1680

4500

以水灭火能力建设

19634

2910

16724

合计(万元)

148026

第三节   资金筹措

本方案总投资14.80亿元,由近期(2020~2021年)项目建设任务投资3.12亿元和远期(2022~2025年)项目建设需求投资11.68亿元两部分构成。

鉴于本项目的公益性和紧迫性,建议以政府投资为主,企业融资和银行贷款为辅,同时鼓励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力争将本方案的建设项目列入国家、省、州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专项计划之列,积极争取国家现有渠道资金的支持,主要用于森林草原防灭火的基础设施、扑火装备、预警监测等方面的建设。充分利用国家和省级资金引领,建立基金或采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积极吸引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参与到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中。

第八章  保障措施

第一节  组织保障

一、落实主体责任。各级各部门要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要求和属地管理主体责任,把落实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方案摆上重要议事日程,集中骨干力量,周密安排部署、抓细抓实,务求取得实效。

二、加强部门协同。加强发展改革、财政、应急、自然资源、林草、公安、气象等相关部门(单位)在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方面的协同联动机制建设,进一步压紧压实“防”和“救”的责任链条,会商会办重要事项,共同推动解决重大问题;加强林草火险火情监测预警和研判会商,制作发布火险火情预警预报信息,有针对性做好防范措施,重要火险火情形势研判情况及时上报。

三、强化指挥协调。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及其办公室设置“上下基本对应”,严格落实森林草原防火责任制,认真推动各项工作部署落实落地,加快健全完善顺畅高效的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体系。各级森防组织要积极协调联合开展检查督导、研判会商、派驻火场工作组等工作。

第二节  政策保障

一、严格制度执行。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防火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防火条例》《四川省森林防火条例》《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实施办法》等法律法规,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执法监督,推行执法公开,实行常态化监督机制。

二、层层压实责任。州、县(市)应根据森林草原防灭火实际需求,因地制宜研究、制订、出台、完善相关管理办法,层层压紧压实工作责任。

三、完善绩效考核。完善护林护草员聘用和绩效考核机制,进一步明确管护区域,落实管护责任,充分发挥护林护草员在森林草原防灭火中的作用。

四、加强联防联控。建立健全森林草原防灭火联防联控体系,整合社会资源,提升全民森林草原防火意识,营造政府主导、部门协调、社会组织和公众广泛参与的工作格局。

五、完善政策措施。根据国家、省相关文件要求,州政府制定出台相关政策,完善配套工作措施,强化部门间政策制定和组织实施的协调配合,确保各相关规划目标一致、各有侧重、协调互补。

第三节  资金保障

一、加大财政投入。建立以财政投入为主的森林草原防灭火经费保障机制。各级政府应将预防和扑救森林草原火灾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并随着国民经济发展逐步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保障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需要。

二、加大金融支持。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相关规定,充分认识森林草原防火的社会公益事业属性,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应制订森林草原防灭火补贴、贴息、担保等支持政策,有效激发金融资本进入森林草原防灭火领域的活力。

三、鼓励社会参与。拓展森林草原火灾保险范围,鼓励保险公司主动参与森林草原火灾预防。鼓励林牧区群众投保森林草原火灾保护险,通过保险形式转移火灾风险,提高灾后自我救助能力。加大森林草原火灾预防、扑救等方面科研资金投入,鼓励引导相关科研院所、高等院校、企事业单位等积极申报相关科研项目。

四、加强资金管理。规范森林草原防火专项经费管理,保障森林草原防灭火宣传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扑救队伍训练和装备配备、组织日常巡查和值守、应急扑救和灾后处置等各项工作顺利开展。

第四节  科技保障

一、开展科技攻关。围绕森林草原火灾预警监测、特殊山地林火扑救、扑火队员安全防范、森林可燃物调控、生物防火、航空灭火、雷击火防控、林火特殊火行为、森林火灾防控装备等方面开展防灭火基础理论研究、关键实用技术开发推广,着力提升森林草原防灭火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水平。

二、强化成果转化。坚持需求导向,充分发挥森林草原防火装备企业创新的主体作用,加强高科技、新技术推广应用,提高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服务森林草原防火的能力和水平。鼓励社会企业和个人参与森林草原防火技术和装备的研发与应用。

三、加强人员培训。加强对森林草原火灾扑救队伍尤其是地方扑火队伍的人员培训。森林消防等专业队伍应加强对地方扑火队伍的培训指导,加强新方法、新技术、新装备的应用培训,强化避险知识、体能素质、战术战法、协同作战等方面的培养,教学相长,全面提升地方扑火队伍的技能和战术水平。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