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4日
老街的故事
时间:2017-07-17 来源:本站 点击量:2108 字体大小 关闭本页 关闭本页

小编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理塘县替然尼巴村的故事已经渐渐模糊和陌生起来,为什么在紧靠康区最大寺庙长青春科尔寺有一个村庄会以“街”命名(替然尼巴村,意为老街),这个特殊的命名又含有什么深意呢?为此,理塘县志办同志查阅史料,走访老人对此进行了探究,现向诸君娓娓道来:

     老街村其实在清以前只有零星的藏民居住在此,主要通过为寺庙打零工,向寺庙贩卖野花、扫帚、柏树枝、羊毛线等为生,尚未形成村落。老街村的形成源于清兵入关后,在清康熙陕商转战川康,淌古道之后。

话说淌古道的零星陕商来到世界高城理塘县人流较多的长青春科尔寺大门右侧安营扎寨下来,其中较大的陕商8人,各有资本2000元(大洋)至4000元(大洋)不等。这些陕商一个商人带着两三伙计先是在老街村用草垛、石块、木板搭建简易的居所,开始了他们的买卖,所卖东西多是盐和茶,所买东西多是当地中药材,生意慢慢做顺了,渐渐的陕商就在理塘迎娶当地藏族女子,安下了家,也将临时居住居所撤掉修建起了一间间木质房屋,前埔后居,铺面窗口和门就像现在川西仍然保留的门和窗沿由带有上下左右槽的木桩建成,闭市时用一张张木板卡在槽中关闭门窗。在修建这些木质房屋时陕商按照汉地商街模样而建——中间留有街道,街道左右两边商铺沿街毗邻铺设,由此村庄的名称也以藏语称呼街道替然而冠名,称为替然村,后来迁移到替然村周围居住的藏民和国民党官员渐渐多起来,建起了用于演出的中山台、纪念抗战胜利的旅长塔(曾任国民党旅长、西康省第四保安部司令、西康省康南专员公署专员的曾言枢在老街附近修建了为了纪念抗战胜利的纪念塔,由于曾言枢信奉藏传佛教,将抗战胜利纪念塔外形修建成了具有藏传佛教特色的白塔,故当地人称该塔为旅长曲登)、南路工委的临时住所,陕商修建的老街周围房屋和人员不断增多,人们就将以陕商修建商铺周围称为替然尼巴村(老街村),将后来扩大的部分称为替然色巴村(新街村),老街村的名字由此形成并沿用至今

图由文化旅游广播影视局登巴达吉拍摄,梁敏编辑

来到理塘的陕西商人和学徒们被当地藏族人称为老山,受到包容度极大的当地藏族人的接纳,并将女儿嫁与他们为妻,先来的陕商在理塘立足之后,就将亲戚朋友也带来了此处,所开的商铺种类也渐渐多了起来,从初起的茶叶和盐巴,渐渐发展为贩卖大米、面粉、布料,日用产品等等,也有人开起了餐馆、酿酒坊有同心源、明顺通、兴瑞祥、福聚魁、公顺德、泰来生、积源长、协盛合、兴盛昌等商铺。这些陕商中至今为老街的老人们记得的有如下姓氏:潘、杨、刘、关、陈、郭、申、贾、李、赵、骞、钱、宋、吴等,大户的商人在姓氏后面都被加了个da,大,呼为、赵、钱大、郭大等等,这些人家的后代也出了一些不凡的人物:如吴家后代吴健康,藏名阿达曾任县人民政府首任县长刘家后代刘子寿,曾先后任康定县委副书记、甘孜州委副书记、甘孜州委书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 李家的后代李民立曾任甘孜州师范学校第一任校长,潘家的后代小斯郎泽仁曾先后任县委统战部部长、县委副书记、县政协主席;陈家后代陈秀珍曾任团委书记和民政局长等等。老街的人由于藏汉语言都运用所以被当时的政府派到理塘县各村担任保长、甲长的也不少。

    随着商铺的不断增加,老街商铺越来越多,聚集的人员也越来越多,老街的建设和管理也越来越规范。在老街的南北两头修建起了的又高又厚的门防,街道商铺闭市时沿街两头门防也就关闭,并有更夫巡逻值守,更夫敲锣提醒街道住户和商家时辰及做好防火、防盗。由于老街的繁荣,清光绪三十一年(1095年)雅安商办边茶股份有限公司在此设立了售茶分号,民主改革时期县政府将18名老街的商人资产进行整合组建了一个股份制公司,各商人按照资产大小分配股份并进行分红,大股东称为大商,小股东称为小商,这成为理塘县国营商店的前身清朝时在此置了军粮府,民国时的衙门,解放初期的县人民政府都设于此地。理塘县城海拔定为4187米也是以此为据(民国时澳大利亚人劳舍在测量位于老街国民党衙门位置时所得)。民国时在老街已有商户50多户,在民国三年(1914年)成立商会,在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开设了第一所初等学堂和第一所官话学堂,由此老街成为理塘的政治、商业,教育中心,直至民主改革时期。

老街是陕商修建的,这些落户在理塘的陕商们也将陕西的文化带了过来,在老街悄然兴起,并影响着当地的藏族人,有些仍旧流传至今:

1、春节:旧时,老街的住户们都要贴春联和门神,如果家中有新丧春联就为白纸黑字,二年丧就为绿纸黑字,第三年丧后方可恢复用常人家的红字黑字;大年三十吃团圆饭,不过初五不动刀剪,不扫地、不做饭只食大年三十备好的饭菜)、不串门;过年时要舞龙耍狮年前要蒸馍,并在馍上用红色点缀(但,当年有丧事的人家在馍上不点红,第二年时点绿色);哈达、饮料瓶等要用红纸条扎一圈以示吉祥;初一时,家中没有丧事或丧事已过三年的女性会将缠于发辫中的红绳换成新的;祈求家中殷实会在盛有大米、面粉、酥油、茶、盐等的容器上贴连着的上反下正的,在大年十五时要用面塑鼠、灶神等置于供台等等。过了初五后就开始相互串门、晚辈会向长辈磕头拜年,长辈们会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发给晚辈,成年男子还会在择好的吉日里着盛装到毛垭温泉去泡温泉,出门时由村民选出的领头人向卜卦好的吉方行走数百步后才带领村民向毛垭温泉处行进。如今,这些民俗在老街仍延续着,蒸馍变成了炸果子,贴春联的习俗依旧,只是白纸黑字和绿纸黑字守丧的春联已不复存在了。房梁、箱柜上贴连着的上反下正的字在陕西文化中已无从考证,但仍在远隔千里的藏区理塘老街村延续着,面塑鼠、灶神习俗在十年前还在延续

2、清明节:对于老街的陕商们他们逝去后采用的是汉族土葬方式,葬地由风水先生选在了位于城东的德格浩玛、德格达玛两地(即现城东砖瓦厂处。在清明节时,陕商及其后人们会提着装有供品的菜盒子在各自祖先的坟头聚集,供上菜肴、水果、烟酒等。待添土修整坟墓、焚烧纸钱后就席地而坐话家常,至待食罢午饭才各自散去。该习俗被当下的老街村民演变成了在天葬台处烧香、焚纸钱、点酥油灯、煨糌粑等习俗。三百多年后的今天德格浩玛、德格达玛处的陕商坟墓大多已无迹可寻,但贾忠家族的坟墓仍保存完好,至到今时每年清明节贾忠家族的后人们还要到在城东德格浩玛处的先祖坟墓祭拜。 

3、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外,按照汉族端午节时百草皆为药的习俗,当时的陕商们会从内地运来艾蒿挂在门户上,同时夜晚临睡还要用草药泡脚,以示驱除百病。这些习俗在老街仍然保留着。

4、中秋节:陕商们在中秋节会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食用自制的月饼。月饼的制作是用刻有各式吉祥图案的木质模具,将揉好的面团压在模具上,面团上就刻上了相应的图案。这种木质模具据被访的老人说在前几年时老街的几户家庭还在使用,现在去向已不得而知,但做月饼的习俗仍然保留至今

在饮食中陕商们也烙下了他们陕西家乡的印记。不仅当时在老街面食门店多,还喜面食的习俗流传到了至今。所以,老街的村民至今较其他村民更喜面食,面条、面皮、面块都是老街村民拿手的美食。同时也将花样面食演变为现在春节理塘每户人家必做的果子,得以传承。

斗转星移,世事变迁,1952年县人民政府从老街迁至营官坝。1956年民主改革时期,由于发生武装叛乱,老街原有的商铺、机关房屋被毁,只剩民居。由此,老街也结束了延续200多年作为理塘政治、商业、教育中心的地位。政府机关房屋、学校、商店也都迁到了理塘营官坝处,由于在营官坝上修建的房屋多是汉式砖瓦房,也为了将这些街道与替然尼巴区别开,所以在理塘就有了一个对街道独特的称谓“‘?????????????’,音译就是‘甲空坝那’”意为汉房中间的街道。如今,老街村的居民由原有的64户不断开枝散叶(如原来的潘家人在老街居住的仍11吴家的在老街居住的仍有10户,杨家的在老街居住的7)就这样现在的老街村住户已增加到了130多户,在这130多户中有70%的人家有陕西血统。

仅就老街的历史我们既可以窥见理塘包容多元的一面。

老街新貌

图由文化旅游广播影视局登巴达吉2017627日拍摄


口述史资料:

采访人:梁敏,县志办主任;洛绒志玛,县志办编辑。

被采访人:绕吉,男,81岁,替然尼巴人,其爷爷为陕西人,姓李;

次乃,男,69岁,替然尼巴人,其爷爷为陕西人,姓杨;

克珠,男,61岁,僧人,替然尼巴人,其祖父为陕西人,姓吴。

参阅资料:

《理塘县志》,理塘县县志编撰委员会,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理塘县建制沿革制》(修改本),理塘县史志办编;

《理塘县大事记》(修改本)理塘县史志办编;

《清末川滇边务档案史料》,四川民族研究所《清末川滇边务档案史料》编辑组,中华书局

《清代藏事辑要》,张其勤原稿,吴丰培增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资料整理:梁敏,县志办主任;洛绒志玛,县志办编辑。                                           


主办单位:理塘县人民政府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团结路 联系电话:0836-5321003
蜀ICP备17038041号 甘公网备51331599022-00001 网站标识码:513334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