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省政府网站】打造现代版“富春山居图”乡村旅游敲开四川百姓致富门
时间:2019-08-14 来源:省政府网站 点击量:2312 字体大小 关闭本页 关闭本页

“太阳出来啰喂,喜洋洋啰啷啰;挑起扁担,啷啷扯,咣扯,上山岗吆啰啰……”一首享誉世界的民歌,唱出了巴蜀百姓的勤劳和喜悦。

33年前,“敢为天下先”的川人,在成都郫县友爱镇农科村开起了中国第一家农家乐。四川,因此成为我国乡村旅游的发源地。

2018年9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第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提出,“要科学把握乡村的差异性,因村制宜,精准施策,打造各具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

拥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作为农业大省,有着独特而富集的农业资源,作为旅游大省,又有着鲜明而突出的风景特色。70年来,四川将两者相结合,走出了扬长避短、因地制宜的致富新路线,成为了最具代表性的乡村旅游强省,帮助百姓多渠道增收致富。据统计,2018年,四川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相比1954年上涨了2500多倍。

世外桃源?色龙村藏区旅游新典范

“世外桃源”色龙村

从康定城区沿国道318线东行,到达姑咱镇后驶向省道211线,约1小时后便来到孔玉乡。随后,沿蜿蜒的盘山公路一路前行,越过“二十八道拐”后,到达色龙。

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眼前的色龙村,仿佛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色龙,藏语意为“藏匿深山的村庄”。

“过去村里很闭塞,进山的路只有一条。到处坑坑洼洼,一般的车根本开不进来。”色龙村村民陈建青告诉记者,到了雨季,进山的路常常被山洪冲毁,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村里的一些老人,一辈子也没出去过几次。”

“路没通的时候,赶场去乡上,下山的小路至少得走三个小时,运输全靠人背马驮。”讲起过去村里的穷苦,71岁的骆敏秀感慨地说,那时只能算勉强糊口。“50年代,我们家里20个人挣工分,一年全家才有200块钱。后来实行包干到户,日子慢慢好点了。”

2014年,当地终于修通了通往外界的色龙隧道。此前,色龙村村民的收入主要靠把花椒、核桃背到山下贩卖和挖虫草所得。

“交通条件改善以后,村里通过政策扶持修建起了羊肚菌种植基地,3年人均纯收入增加了2000余元,生活渐渐有了起色。”村民陈建青说,让他没想到的是,村里原生态的自然环境竟吸引了不少外来游客。

地处大渡河东岸的色龙村,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首批重点打造的乡村振兴示范村之一。去年8月以来,色龙村按照“山植树、路种花、河变湖”的规划,采用乔、灌、草相结合的立体布局,对民居进行风貌改造,计划让当地村民吃上生态旅游这碗饭。

让村民们意外的是,政府投资400万元,最先建设的是生活污水处理系统。

“生活污水处理系统的建设改变了色龙,每家每户的吊脚楼厕所被改造成景观,厕所功能被新建的卫生厕所取代。厨房垃圾统一由村里专人收集,污水经地下管网进入生活污水处理站;生猪等牲畜粪便集中在化粪池作有机肥处理,粪水同样进入污水处理站。”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孔玉乡党委书记贺冬看来,发展乡村旅游,既要改善当地的居住条件,也要保护好绿水青山。只有环境好了,色龙的发展才能长久。

除了“厕所革命”,游客更加感到惊叹的是,在色龙村看不见一根电线杆。

“色龙隧道中有135台全息投影设备,村里安装超过34000米的LED灯带和多达3200盏洗墙灯。同时,全村‘五线下地’。放眼全国,这种‘配置’在村寨中比较少见。”色龙村乡村振兴项目规划设计师陈建青表示,他们要在力求保留色龙村原貌的前提下,打造田园农业,实现传统文化与旅游结合,规划建设云海酒店、温泉酒店、体验酒店,将多户民房改造为高端民宿。同时,实现网络全覆盖,为建成智慧乡村打下基础。

如今,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色龙村,成为城里人向往的“世外桃源”。“今年五一期间试营业,接待游客1200余人次,留宿旅客110余人次,收入38029元,其中餐饮27829元,民居接待10200元,收入了乡村旅游的第一桶金。”村支部书记陈永强坦言,目前色龙村已完成乡村振兴一期规划建设工程量的70%,“我们尝到了‘旅游饭’的甜头,今后将以生态观光、康养度假、民俗风情体验为主,开发有特色的乡村游、生态游、农事体验游等产品,延伸出农业产业链、价值链,拓宽农牧民增收渠道。”

凉山“华西村”:农旅融合,把游客留下来

站在108国道上,眺望远处的村庄,果木成林,别墅林立,山环水绕。

这个坐落在安宁河谷西岸的小山村——冕宁县建设村,因2013年给村民现金分红1300多万元得以远近闻名,被誉为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华西村”。谁能想到,这里20年前还是一个“前面荒滩,后面荒山”的村落,全村房屋五分之一是茅草房。

“以前全靠天吃饭,种的粮填不饱肚子。过年常常借米吃,煤油灯都舍不得点。”70岁的钱德莲曾经是建设村的妇联主任,她说,七八十年代步行去镇上开会总听不到会议的开头和结尾,因为全是泥土路,非常难走,“早上6点出门,到镇上会已经开始了,会还没开完就得往回赶,到家天都黑了。”

“曾经有多穷?内衣内裤都打补丁。现在,我们村的水果通过网上卖去全国,老百姓每年分红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早就是人人羡慕的富裕村了。”讲起建设村的变化,钱德莲笑呵呵地说,“做梦都不敢梦的事,成真了。”

钱德莲口中的梦想成真,得益于2010年的一场改革。那年3月,建设村村支书金洪元组织村两委讨论研究如何改变建设村的面貌,广泛征求村民意见,为建设村的发展寻一条出路。

新农村建设于2010年3月10日正式启动,在不做青苗补偿的前提下,对一、三组山田进行田型调整、小改大,经过起熟土、垫砂土、回熟土、加绿肥等一系列过程,不均匀、不规则的零散贫瘠田块变成了大块的肥沃高产地,并配套了道路、沟渠、涵桥和电力,为日后产业发展的提档升级奠定了基础。同时,村两委抓住新农村建设试点村的发展良机,做出了一项改变建设村命运的决定:成立农旺合作社,在村内进行土地流转。入社农户签订入社合同,把承包地交给合作社进行流转、整理,发展现代农业和设施农业。

2011年在专业合作社的带动下,以流转的1800亩土地发展特色效益农业,发展规模养殖、大棚蔬菜,种植良种水果;修建3座水电站,总装机2.9万千瓦,农民入股年分红达700万元,到了2014年,社员分红达到1600余万元。7年时间,建设村完成了全村土地流转和村民入社。

“农旺专业合作社在建设村十分重要。合作社下设种植、养殖、投资开发等公司,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服务体系,现已建成蔬菜大棚420亩、水果基地1400亩,以及存栏2000头生猪的集约化养殖场。”建设村村主任朱小虎告诉记者,下一步,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将把建设村打造成为攀西地区“宜居、旅游、康养”的圣地,“依托樱桃、蓝莓、草莓等,带动乡村旅游及农产品销售。依托阳光、高山景观的魅力,截流雅西高速沿线旅游人群,使建设村成为攀西旅游第一站。”

据了解,近年来,建设村积极探索改革创新农业经营体系,采取“现代农业+村办企业+乡村生态旅游业”发展模式,到201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突破24000元。

建设村的会议室里挂着两张图,一张是建设村的旧貌,另一张是规划中的建设村。“建设村人正在进行老一辈从来没有的事业。”朱小虎自信地说。

联合国点赞的明月村:新老村民的创业乐土

明月村的新村民正在培训原住民。

7月16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和联合国人居署发布第二期国际可持续发展试点社区,成都市蒲江县明月村入选其中。

获得国际认可的明月村,到底有多大魅力?

明月村既不修仿古楼,也不修仿古街,却吸引了来自北京、上海、台湾、成都等地的陶艺家、艺术家、作家来此驻扎。短短两三年,就发展成传说中的浪漫田园、文艺圣地,年接待游客量达18万人次。

谁曾想,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个只能勉强保证温饱的小村庄,农民主要种植水稻、玉米,一亩地年收入仅四五百元。

2005年,因为撤乡并镇工作,三个村庄合并为现在的明月村。尽管如此,明月村仍然摆脱不掉成都市市级贫困村的“帽子”。“直到村里从外地引入经济作物雷竹和茶叶,村民才逐步脱贫。”年过七旬的罗国辉说,现在村里人均收入达到2万多元,得感谢那口被人们遗忘的窑。

2014年,明月村借由一口“活着的邛窑”——明月窑,从天府之国的不知名村落蜕变为“明月国际陶艺村”,获得了文化、艺术界人士的点赞,引来工作室、项目组陆续落户。第一批进驻的新村民里,就有国家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著名陶艺家李清,水立方总设计师赵晓钧,服装设计师、作家、著名主持人宁远,美国注册建筑设计师施国平等“大腕儿”。

明月村的新老村民在远远的阳光房合影。

“新村民的到来,影响了原住民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家住明月村5组的江维是一名返乡创业大学生,2012年返乡后,父母的不理解、村民的嘲笑曾让他一度迷失。“我搞生态农业,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在父母和村民眼里就是个疯子。”江维说,感谢几位新村民出资帮助他,“现在农场渡过了难关,农产品卖去了北京、上海等地,村民开始向我讨教生态种植的经验。”

在江维和很多原住民看来,明月村的改变,是新老村民共建共享的成果。新村民带来了资金、理念、资源和新的生活方式,带动了明月村产业、文化的快速发展。他们对原住民进行产业、技术、文化方面的培训,从而吸引大学生、村民返乡创业。在新村民的带动下,原住民创业项目不断增加,生活越来越好。2018年,明月村文创及乡村旅游总收入超过1亿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1876元。

明月村要求入驻的新村民的工作室常态化免费开放,公益培训定期开展。原住村民则以文创院落房东、文创项目员工、旅游合作社成员、旅游从业者等身份,参与到明月村乡村旅游的发展中。“明月村和谐,是因为新老村民各自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快乐生活。”明月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经理双丽如是说。

“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乡村旅游,已成长为四川享誉全国的一张亮丽名片。”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四川省乡村振兴智库首席专家、中央农办乡村振兴专家委员会委员郭晓鸣认为,乡村旅游作为农民增收的有效渠道、农业发展的强力助推、农村建设的推进手段,已经成为四川全省如期实现脱贫目标、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深化统筹城乡改革的重要抓手,“‘乡村’承载着人们的乡愁,寄托着人们渴望远离市井、置身田园的向往。”


主办单位:理塘县人民政府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团结路 联系电话:0836-5321003
蜀ICP备17038041号 甘公网备51331599022-00001 网站标识码:5133340002